大公网 > 地方 > 四川 > 正文

志愿者称不被认可自觉是累赘 部分人无事做

2013-04-23 14:12:11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芦山4月22日电 22日,四川省芦山“4·20”7.0级强烈地震进入第三天。各种救援部队都陆续抵达灾区,大量来自四面八方的志愿者也不断涌入进来。面对灾区的各种情况,志愿者都有着自己的尴尬。

  “我开始以为灾区的孩子会很悲观,很失落。但达到灾区才发现,这里的孩子内心比我想象中强大”,香港青少年成长中心的谭杰称。

  “但我有看到一些孩子在打扑克。”谭杰坦言,部分孩子因为没课上而感到无所事事,并不太好,“我们应该正确去引导他们,让他们多做一点有意义的事,去分散他们对地震的恐惧感。”

  “我们刚到灾区,就招募了150名16岁以下的小志愿者,让当地的孩子去帮助有需要的同龄人。”谭杰说,只有孩子最了解孩子,希望他们能让部分孩子走出灾后心灵创伤,多点精神安慰。

  穿着抢险救援衣服的江娟是一名高中志愿者,今天在乡下灾区因抢救粮食受了一点小伤。她说,这几天遇到最尴尬的事,就是常被人误解为抢修电网的人,“因为灾民有时候情绪比较激动,每次我都要跟他们仔细解释。”

  “我是跟学校请的病假来做志愿者。”江娟告诉记者,自己只请了两天假,“其实学校并不是很提倡我们来做志愿者,主要还是担心我们的安全。”江娟还不打算离开,正盘算着回去怎么跟学校交代。

  江娟的志愿者同伴,28岁的张辉是退伍兵,抢险救援已有多次经验。“最大的尴尬就是身份不被认可。”张辉说,自己有丰富的救援经验和救护技能,但却因为是志愿者,很多时候被拒。

  “有时候在路上搭便车时,一些人也不大愿意帮忙。”张辉说,有些人觉得志愿者是累赘。

  记者在芦山县人民医院附近,遇到一名71岁的志愿者马庆诗。“我是射洪县的一名乡村医生,想为灾区的民众作点贡献。”马庆诗说,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一个人进入灾区,“彝良地震我也去过。”

  马庆诗告诉记者,自己的家人并不是很支持,“他们都觉得我年纪太大了,在灾区,还是有很多人不理解我。”马庆诗说,好多人都劝我早点回去,“但既然我来了,就要好好做事,我现在还没有考虑回去。”

  “好多时候,别人都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来自广元的志愿者昝佳严表示,有时候还常被认为是灾民。

  昝佳严告诉记者,今天下午他去帮领物资时,一名私人捐助者拒绝给他,并称记者还没有过来拍照。“当时我既尴尬又气愤,觉得他就是为了名利来的。不过,我只遇到这一次,我认为大部分都是真心来灾区帮忙的。”

  晚上9时,记者在芦山县县城看到,许多来自四面八方的志愿者在街上来来回回地走着。一些才到的志愿者正在志愿招募点报名,但由于名额有限,部分志愿者目前还没有工作可做。

  来自卫校的陈洁和几名同学正在街边吃着方便面。“现在还没有分配到工作,可能明天会去乡下帮忙。”

  “我也注意到今天晚上县城的志愿者比较多,很多也比较闲。”陈洁认为,目前县城的志愿者已经饱和了,一定程度上还加重了灾区救援的压力。

  “大量的志愿者涌入灾区,反而堵塞了救援道路。”陈洁说,没来灾区前是满腔热血,来了才发现很尴尬,“我觉得自己也成了灾区累赘。”

  陈洁建议,有意愿来做志愿者的朋友,如果没有一定的救援知识,不要盲目进灾区。“我们是来救人,而不是来被人救。”陈洁说,据她了解,有几名志愿女孩因不适应灾区环境,目前已撤离返回。

  (原标题:芦山地震:“尴尬”的地震灾区志愿者)

关键字: 志愿者 芦山县 灾区
责任编辑: 周萌萌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