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 地方 > 陕西 > 正文

陕西榆林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学费将一律免单

2013-02-05 15:50  来源:人民网

陕西榆林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学费一律免单

数据来源:榆林市教育局

  今年春季开学,陕西榆林的学生将吃上15年免费教育大餐。

  延长免费教育年限、扩大受惠人群范围,是政府富而思教的理念转型。然而,现阶段复杂的教育矛盾、艰难的体制改革、失衡的资源分配,让这项看起来很美的政策,注定要面对众多诘问。

  有人担忧“好心办了坏事”,免费教育虽降低就学成本,却可能加剧择校风潮、扩大城乡鸿沟;有人质疑“不会跑就想着飞”,义务教育尚待完善,与其上下摊薄资金,不如集中力量攻坚。榆林的15年免费教育,究竟是“星火燎原”还是“昙花一现”?

  免单54万学生需投4.32亿元,政府财力成免费前提

  今年春季开学,陕西榆林市的全日制普通高中生和学前两年、三年幼儿将会享受一项新福利免收学费和保教费。加之当地2012年实施的义务教育“零收费”政策,“实现15年免费教育”的说法不胫而走。

  一个西部地级市,却率先碰触了“北上广”都尚在讨论的教育议题,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往往是作秀。不过对榆林来说,钱不是什么大问题。依托于丰富的能源矿产,榆林被外界形容“富得流油”,财力雄厚。

  根据市教育局提供的数字,榆林实行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零收费”落实资金16171万元,2013年春季开学后普通高中免费每年所需资金13980万元、学前三年免费所需资金13066万元,三者相加约4.32亿元,预计最终惠及大约54万名在校生。

  数字能否转为切实优惠?记者走进榆林市沙峁镇唯一一所学校沙峁九年制学校,该镇所在的神木县先于全市实行了15年免费教育。

  “目前全校小学初中共有在校生233人,附属幼儿园有学生37人。”沙峁九年制学校校长阮林军介绍,每学期开学初,由学校申报在校生数和寄宿生数,经教育局、财政局审定后,联合下发指标文件到各学校,补助资金由财政专户拨入教育局专户,再由教育局专户分拨到各校,“2012年秋季,学校‘五免一补’加上公用经费、蛋奶工程经费,总计补助51万元。”

  “这些年孩子就没有自己买过课本、作业本,也没有交过学费,村里也没见有辍学的情况。”沙峁镇仓上村村民乔彦林算了一笔账,“两个娃上学不掏钱,每年能给家里省下六七千元,对农民家庭来说,不是一个小数。”

  “以前开学的时候,很多家长申请减免学费,交不起干脆就不上了。”神木县职教中心(职业中专学校)校长王文艺说,可能流向社会的学生,如今因为免费教育又走回校园,“2012年的毕业生2900人中,有一半考上了大学。”

  府谷县也于2011年实行了15年免费教育,2010年,当地学前教育入园率为73.8%,2012年为93.8%,初中毕业生升学率从2010年的73.3%上升到2012年的94.3%。

  抢跑隐患

  15年免费或加剧城乡教育差距,“能源兴教”非长久之计

  榆林市的抢跑,领先的不仅是“北上广”。在今年年初发布的香港施政报告中,15年免费教育刚刚提上议事日程。香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曾表示,整个政策可在数年内成形,并在5年内付诸实行。

  “政府能把财政向教育倾斜,做法值得鼓励,但免费教育不只是免掉学费那么简单。”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涂艳国认为,在解决教育矛盾的进程中,存在着优先级的问题。“办好义务教育才是重中之重,均衡化完成了没有、择校杜绝了没有,这是当地政府首先需要回答的问题。”

  因为财力殷实,神木县成为榆林的教育高地之一,加之免费教育的福利,2万名在园幼儿中,有1/3来自外地。“寄宿生数量增加了,加重了学校寄宿的负担。”神木县教育系统党委书记李广智坦言。

  县城饱和化,基层空心化阮林军所管理的学校,7年间学生流失了七成。“大部分的娃跟着父母到外地上学,大部分去了县城,或者矿区。”乔彦林说,“既然哪里都免费,为啥不去学校条件更好、老师水平更高的县城?”

  一个质朴的反问,恰恰道明了15年免费教育的双刃性。在专家眼里,15年免费教育与义务教育有着极强的相关性,义务教育的既有“病症”,或许会因为这味药的加入,而更加“上火”。

  据了解,15年免费教育的提案一抛出,香港教育界就出现了许多追问:幼儿园是否需要统一派位,跨区上学怎么办,幼儿园教师的薪资是否统一标准……涂艳国也坦言,教育政策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广泛征询、谨慎落实,“榆林是否经过了这样的民主商讨,不得而知。”

  对于榆林市普惠性质的教育扶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曾天山提出了效益的疑问:“是不是每一个孩子都需要这笔扶持款项?如果能把这笔投入集中起来用于最需要的孩子身上,扩大对这群人的扶持力度,效果会不会更好?”

  这样的疑问,日本也在思索。2010年推出的《高中学费免费化法案》,所有公立高中无须缴纳学费,私立高中学生根据情况享受补贴。这样的扶持方式被不少专家视作“乱撒钱”。据报道,新一届日本政府也将着手对这个法案进行修正,扶持家庭收入低于一定数额的学生,把钱花在刀刃上。

  而15年免费教育的持续性,也让曾天山担忧。“榆林也好,长治也罢,都是能源型城市。能源枯竭了,钱从哪里来?”针对现实问题,曾天山建议,“资源枯竭后陷入财政困境、难以转型的城市不是没有先例,榆林应该以之为鉴,打造更为坚实、持久的财政来源。”

  推广困局

  仅靠地方政府投钱难承担,摊薄经费不如先巩固义务教育

  日前,财政收入数倍于榆林的广州传出消息,“十二五”期间将研究延长免费教育年限,免费延伸至学前教育阶段或高中阶段。而在此之前,广州市属的增城已经为户籍学生的高中学费埋单;南沙区区属高中也自2012年春季起全面实行免收书(学)杂费,本地户籍与外地户籍的学生享受同等免费政策。

  有人大代表在去年的广州市两会上提出,“无论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还是从人均GDP的增长势头来看,广州完全具备高中教育免费的经济实力。”对于“不差钱”的信心,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表示,“不能简单以财政收入的绝对值来计算”。

  广州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多达122万人,据测算,一名小学生6年减免书杂费3900元;一名初中生3年减免书杂费3060元;加上教师、硬件等,每年的投入都相当大。而在高中阶段,广州普高有18万人;全市在园幼儿总数35万人,在义务教育基础上再实施免费高中和学前教育,“财政负担还是比较重”。

  在屈哨兵看来,目前“义务教育的任务依然特别繁重”。目前广州的生均经费同北京、上海相比,还有一定差距;特别是广州义务教育阶段还有54万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眼下只解决了有书读的问题,要让他们读好书,还要不断投入。

  而从国家层面而言,教育财政投入的增长空间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去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4%的夙愿终于实现,但离世界平均水平的4.9%仍有距离。“中国的GDP总量虽大,但‘产出’的财政却较为有限。”曾天山表示“国防、就业、医疗都需要财政投入,教育不可能一家独大。”

  “教育投入不能完全由政府‘一肩挑’。”曾天山表示,综观各国的教育经费机制,社会和家庭也是重要的经费渠道。屈哨兵则介绍,我国学前教育改革的原则,有一条就是“政府与社会、家庭合理分担学前教育成本”,“免费后需要增加的财政投入也非常重,光靠地方政府难以推行。”

  尽管都思索过15年免费教育的可行性,但不管是屈哨兵,还是曾天山,都把其视作锦上添花之举。“当前第一要务仍是巩固义务教育,在短时间内,与其将有限投入向上、向下‘摊薄’,不如集中精力让122万义务教育在校生和54万异地务工人员子女读好书。”屈哨兵说。

责任编辑: 杨柳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