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地方 > 青海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阅读日月山

  【大公报记者唐瑜 特约记者张发录】日月山,一座亘古沉卧于青藏高原的大山。无论是谁,从自然的角度看,它缺乏昆仑的雄浑伟岸,没有唐古拉的冷峻博大,在高原群山众峰中有些小家碧玉的情状。若换一个角度呢?由于曾被文成公主这位历史女性赋予了灵性,它在一千多年的斗转星移中不断增添青春的魅力,成长为一座风光无限的极顶,光华四射,世人仰慕。

  我曾多次走过日月山,去漫游西部苍茫的草原,去观赏青海湖的粼粼波光。而每经过一次,头顶明朗的天空,眼望连绵起伏的山波峰浪,总有一种历史的深邃感袭上心头,深深激动起我的一片心绪,为世事的沧桑变迁,也为那页悲壮而伟大的历史篇章——

  很难忘记历史老师在讲文成公主进藏和亲时的满脸严肃和崇敬,以及将我感染得热泪盈眶的情景。从那时起,文成公主就永远地走进了我的心田,日月山就成了我时时向往的地方。尽管当时民间有“过了日月山,眼泪淌不干”的说法,把日月山划归到非常遥远而难以到达的境地中,我依然有去日月山看看的梦想。在后来的日子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更有细细阅读日月山,希望从那一页历史篇章中读到它深刻寓意的愿望。如今真实地站在日月山上,抚摸着它的一块块石头、它的一片片野草野花,仿佛文成公主刚刚从这里走过,地上留着她的脚印,空气中散发着她的气息。而闭了眼,更好象看见迎送文成公主的两列队伍从日月山东西两侧一齐走来,一路浩浩荡荡、车轮滚滚,华盖如云,旌旗蔽日,鼓乐声直上云霄……作为新郎的松赞干布惊喜万分,踌躇满志,作为新娘的文成公主娇艳美丽,雍容华贵。他们终于带着异域风彩结合在一个历史点上,把那段历史描绘得光彩夺目,无比风流。

  这时,一阵铃声响起。我睁眼一看,一队马帮逶迤上山来。只见驮着重物的骡马喘着粗气,那些赶马的人们脸色憔悴,神情疲惫。我忽然觉得他们就是迎送文成公主队伍里的一群脚夫,好象看见历史老

  人就走在他们身后,拄着拐杖,步履蹒跚,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坑坑洼洼的道路走到了今天。是啊,历史老人经历了太多的大喜大悲,看见过太多激昂和悲壮的事情。

  汉藏和亲,该是他看见过的,让他激动得难以成眠的又一幕大喜大悲的历史剧吧。彼时彼地,当雄才大略的唐太宗李世民实现贞观之治,达到疆域广阔、国泰民安的盛世时,属于拉萨的吐蕃王松赞干布也已平定内乱,征服邻近部落,建立了强大的草原帝国。这时,如果两位英雄争强好胜,有继续扩土拓疆称霸天下的野心,无疑会恃强而进,也许在日月山下摆开一场旷古未有的战争,双方来个一决雌雄。但开明的两位君主选择子开明的方式,双方的目光一齐越过日月山、越过千山万水,注视到了和亲上。公元641年,那个和风祥雨的夏天,

  松赞干布派其大论禄东赞,带着煌煌五千两黄金和大批珍宝到长安迎娶文成公主,唐太宗派其堂弟江夏王李道宗护送文成公主前往拉萨,唐与吐蕃由此成为儿女亲家,也由此把两位政治家的风度表现得淋漓尽致。但,作为和亲主体的文成公主,在政治家们的大摩之下,又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呢?

  我曾造访过文成公主庙。其庙位于玉树州结古寺以南25公里处的巴塘白满都沟,在北侧石灰峭壁上,文成公主像居于九座浮雕像之中,坐于狮子莲花座上,面容安详慈爱,一副可亲可敬的样子。然

  而和亲中的文成公主未必就坦坦荡荡,满怀喜悦一心向往雪域高原。想想吧,长安,大唐的国都,那是一块多么美好的地方啊,那里秦川坦荡、骊山秀美,民风纯朴、物产丰富,加之皇家宫殿的巍峨、皇

  家园林的典雅和皇家地位的至尊,都是普天之下的人们所仰慕的。贵为皇室宗亲的文成公主在这样的地方成长起来,她的心灵深处就烙上了皇室生活的印记,其人生前程是何等的辉煌。而一旦梦醒,却要远嫁太阳落没的地方,那个未知的梦怎不叫她心惊胆寒?从长安到拉萨,漫漫千里路,一驾马拉车,一去就是生离死别,几无回头之可能,这样的命运落到她的头上,无疑是残酷的、无情的。可以想见,在那些个日子里,她的心不知被生离死别的利刃划了多少道口子。而唐太宗

  看着李家骨肉即将永远嫁于遥远的雪域高原时,也难免泪沾龙袍、心地掠过一阵悲戚。想想吧,在文成公主踏上远嫁的路程时,长安城定是一片哭声,泪水浸湿了所有的大街小巷;已经上路的文成公主,乘着哐当作响的马车,日见荒凉的山野和近乎野蛮的西部风俗,必是五步一回头,十步一回首,离别亲人的悲哀紧紧笼罩在她的心头。

  实际上,用和亲的方式谋求两地之间的和平相处,往往是权宜之计,多少带一点荒唐与无奈的味道。中国历史上这样的事不少,但由此带来的和平景象能维持多久?

  为和亲而远嫁他乡异土的女儿们基本上都成了牺牲晶。

  文成公主进藏后的十余年间,唐与吐蕃的确没有发生纷争和战事,但后来却磨擦不断,吐蕃不断向东扩展疆土,在公元663年即以精锐力量突袭居今青海东部的吐谷浑。

  七年后唐派大将薛仁贵征伐吐蕃,大战于大非川(今青海恰不恰西南切吉草原),以全军覆没为告终,吐蕃尽占青海东部。看来,文成公主进藏换得的和千也到此为止了。

  不过历史的伟大总在于以历史的眼光看待历史事件。

  文成公主进藏时带有大批工匠、乐师,还携有谷物、药物、工艺品、书籍等等,他们一路撒播着中原文化的种子,大大促进了藏区经济的发展,其意义远远胜于暂时的休战局面。故此,我们不能不记住那段历史,尤其不能忘怀文成公主这位了不起的女性。当然,藏族人民更加怀念她,至今亲切地称她为“阿姐甲莎”,意即汉族姐姐,铭记着她带来的幸福与吉祥。

  日月山,青藏高原上一座普通的山。日月山,中华民族历史上一座永恒的丰碑。它记载着文成公主的历史功绩,记载着唐与吐蕃的

  和亲关系、汉族与藏族人民源远流长的民族情谊。当我们驻足日月山之巅,放眼东西两侧的苍茫大地和辽阔无垠的同一蓝天,思绪万千;当我们用心阅读日月山,就会发现历史的精神给我们许多昭示与启发,使我们深感过去深厚,未来博大,更感到肩上有沉甸甸的责任,促使我们该干点什么。

  • 责任编辑:叮咚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