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地方 > 浙江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县改区博弈

  得益于财政上“省管县”的区划调整,浙江诞生了一批全国百强县。然而自去年以来,在做大中心城市的背景下,浙江经济的天平最终倾向于改变“强县弱市”的尴尬局面,“县改区”成了其发展的新模式。

  浙江之外,“县改区”潮在江苏、湖南、广东、福建等中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广泛出现。一面是中心城区的扩围,城乡差距逐渐缩小,块状经济被打破;另一面,在财权、事权等系列利益的博弈下,区划调整导致的利益格局变革,也使得中心城市对县域的“招安”进展得并不顺利。

  从县改市,到省直管县,再到县改区,每一次区划调整,都是一次利益再分配的过程,同时也是考验政府智慧的时刻。

  浙江县改区利益考

  继2013年浙江省绍兴县、上虞市被绍兴市“收入囊中”后,杭州市下属县级市富阳、临安县的改区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正等待审批。

  一系列“县改区”背后,在县域财政方面一向拥有“省直管县”传统的浙江,这一次或许正将目光从“强县”转移到“强市”。

  然而在具体操作过程中,浙江各地“县改区”的顺利与否,与市县之间的利益较量密切相关。

  怎样的县市区划最符合眼下浙江的长远利益?成了浙江亟待思考的题中之义。

  中心城区扩围

  2014年1月初,杭州《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向市民公开征求意见。《意见稿》提出,推进富阳、临安撤市设区工作,加快融入主城区步伐。

  2月10日,杭州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召开,对市政府工作报告进行了审议。杭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张鸿铭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进一步理顺萧山、余杭两区融入主城区的体制机制,积极推进市域行政区划调整。

  或许是基于“撤市设区”的情况比较复杂,且最终能否推行还要等国务院批复,因而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之前意见稿提出的“推进富阳、临安撤市设区工作”已被删除,代之以含糊笼统的“推进市域行政区划调整”,但这并没有影响富阳向“融入主城区”冲刺。

  在今年杭州市“两会”期间,作为杭州市人大代表的富阳市市委书记姜军表示,富阳方面已同意富阳撤市设区的方案,目前,浙江省政府常务会议已经通过并已上报国务院审批。

  据姜军介绍,去年9月,富阳市人大常委会听取、审议了《杭州市行政区划调整撤销富阳市建立富阳区的情况汇报》,最终表决同意。

  这是富阳方面首次向外界公开“撤市设区”的工作进展。

  “以杭州的角度发展富阳,定位为美丽杭州西郊公园、杭州都市经济圈副中心。”姜军表示,在基础设施、城市规划方面,富阳也在积极融入杭州,努力实现富阳由县域经济向都市区经济的跨越发展,描绘好“富裕阳光的富春山居图”。

  2月21日,浙江省民政厅区划地名处处长汪勇飞向《民生周刊》记者证实了富阳计划市改区一事。“同时推进的还有临安,但这项工作非常复杂,最终需要国务院批复。”

  “2014年1月下旬,浙江省政府召开常务会议,专门研究此事。按程序是省政府同意后,报国务院,国务院批复后才能定,但现在究竟到了哪一步,我真不清楚。”汪勇飞表示。

  杭州第一波“撤县建区”浪潮发生在2001年,萧山、余杭改区后,杭州市区面积从683平方公里猛增至3068平方公里。城市体量突然增大,显然给城镇化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王勇飞认为,十多年过去了,现在看来这些地区发展都很不错。“真要区划调整,肯定是原有的区划影响到了发展,一切为了发展而考虑。”

  尝到甜头的杭州,面对富阳、临安的县改区,显然动力十足。

  而浙江范围内最近一次的重大行政区划调整,发生在2013年10月,调整对象是原绍兴市的绍兴县和县级市上虞。

  2013年10月,即浙江提出“加快县域经济向城市(都市区)经济转型”前一个月,《关于调整绍兴市部分行政区划的请示》得到国务院批复。

  根据国务院批复内容,绍兴县被撤销,设立绍兴市柯桥区,以原绍兴县(不含孙端镇、陶堰镇、富盛镇)的行政区域为柯桥区的行政区域。同时撤销县级市上虞市,设立绍兴市上虞区,以原上虞市的行政区域为上虞区的行政区域。原绍兴县的孙端镇、陶堰镇、富盛镇,划归绍兴市越城区管辖。

  打开原绍兴市地图不难发现,仅有一个越城区的绍兴市几乎被绍兴县包围,要做大中心城区,重要的一步,显然是将绍兴县改区。

  县域经济“双刃剑”

  2013年7、8月间,富阳计划经杭州市政府报给浙江省政府后,由民政厅牵头开始做调研。据汪勇飞回忆,“我们牵头组织了发改、财政、建设、环保等十几个部门到富阳、临安、杭州市及杭州市其它区,如余杭、萧山,充分听取各方意见,历经近4个月时间,约在去年11月份形成报告并交给了省政府。”

  王勇飞表示,根据前期调研,县改区对富阳、临安和杭州都有利。对于杭州来说,城市体量扩大了,可以资源互补、优化产业布局,同时有利于环境保护。而对于富阳和临安来说,融入杭州大都市圈,老百姓的实惠是显而易见的。

  在汪勇飞看来,正是基于双方的互赢,富阳和临安都很积极。

  富阳方面很早就开始为撤县(市)建区努力,在推进城市化的过程中,一直主动融入杭州。富阳市发展改革局副局长庞洪涛曾坦言,“十一五”期间,富阳已经提出与杭州接轨,实施“融入大都市”战略。

  2010年10月1日,富阳与杭州之间实现了公交一体化。据当时富阳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称,这是富阳加快融入杭州大都市的一个战略举措。2011年底,富阳开始发放杭州市民卡,可用于医疗、交通和银行,享受与杭州同城待遇。

  目前,富阳市正准备开建连接之江与城西的紫之隧道,改建与萧山区无缝对接的春永线工程。杭州市主城区与富阳市之间还将建城际铁路,即将规划建设的杭黄高铁,也将横贯富阳全境。

  对于富阳如此积极的行为,曾任金华市副市长、现任浙江省政协常委的黄小杭在接受《民生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浙江在中国经济中基本属于第一方阵,市场经济已经到较高水平的时候,要以县域经济为基础,不断向市域经济进军。富阳正是顺应了这种发展趋势。

  以民营企业、块状经济和专业市场为特征的县域经济一直是浙江的传统和优势。2013年,浙江在全国百强县中占据14个席位。黄小杭认为,目前浙江省的县域经济已经体现出“双刃剑”特点,弊端显现出来。“县越来越强,县域的局限性也日益严重,发展受限,县与县难以合力;市越来越弱化,对市域各县难以协调。”

  黄小杭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根据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调研报告,2010年,包括萧山、绍兴县、诸暨、慈溪、乐清、上虞在内的13个工业产值超千亿元的浙江大县,与江阴、昆山、张家港、常熟、吴江5个江苏强县的总体经济规模实力相当。

  据此,黄小杭在2011年浙江省政协会议提出的《关于重视市管县,做强中心城市的建议》,呼吁重视区域中心城市的发展,增强辐射能力,扩大竞争力,提升综合实力和地位。

  2013年11月28日,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在省委会议报告中指出,要像抓县域经济一样抓好市域经济的发展。“随着发展阶段和竞争格局的变化,传统县城经济的局限性越来越明显。”

  • 责任编辑:寒洛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