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养老破“玻璃门”抢占“银发商机”

\
图为民办养老市场火爆。

  大公网3月19日吉林电(记者尹健) 在一系列鼓励政策密集出台的背景下,养老产业正成为社会资本的热门投资方向。连日来,记者在吉林省的多个城市调查发现,老年人群体在旅游、看演出等休闲娱乐方面的消费大多不足总收入的5%,反之养老院和养生保健领域正逐渐成为财富洼地,特别是民办养老产业走俏,热度爆表。

  当前,“421”倒金字塔的成员结构,让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无法置身事外,“如何养老”成了每个有老人的家庭都需要考虑的问题,除了传统的居家养老,养老院逐渐被更多老人接受,且公办养老院床位少,这也让更多的创业者看到了商机,尤其近些年,部分民办养老院纷纷根据自理程度收费,这一招儿也让他们赚的盆满钵满。

  长春市区内的几家民办养老院,能自理的老人入住,其收费标准平均在千元以内。而不能自理的老人入住价格会相对提高,1500元到3000元不等。一汽集团附近的一家养老院,生活能自理的老人每月入住的价格为800元,提供一日三餐,且配备餐后水果。“儿子在上海务工,自从老伴去世,我就开始住敬老院了。”年过七旬的李大爷在该养老院已生活了两年,他说身边的亲属不多,养老院现在就是他的家。

  工作人员介绍,李大爷共有4位室友,这些老人都在这里居住两年以上。因为他们都喜欢唠家常,多数不愿独居,因此院里没有设立单间。“现在有30多老人在这里,我们五六个人完全可以应付过来。”

  同长春的李大爷一样,很多住在养老院的老人都很满意现有的生活状态,认为住在养老院里不但能为儿女减轻负担,得到应有的照顾,还能结识些新朋友,生活不再孤单。

  四平市的赵大爷4年前患上了脑血栓,行动不便,几乎不能自理。老伴儿去世至今,儿子还没成家,便被安置在养老院里,每个月1500元,有专职护工对其进行照料。“老爸住在这儿,省心了不少,也安心了不少。”赵爷的儿子告诉记者,“妈妈去世后,家里就剩下我和老爸,3年前他又患病,好在有养老院代我照顾他的起居饮食,每个月花销不多,就算再贵也无所谓,只要老爸住着开心就好。”

  各地不同规模的民办养老院,绝大多数都是利用民居或门市房屋改建而成,并且他们都有自己的固定群体,少则几十人之多,大者有超百人的。抓住了社会老龄化趋势商机,在满足养老需求之外,也获得了客观的经营收入。

  以一家能容纳30人的普通养老院为例,粗略计算,如果这个养老院里收纳的全部都是能够自理的老人,每个月按最低标准600元计算,一年的总收入近30万元,除去房租、水电、老人的伙食费用,一年的收入则至少在20万元以上。

  走访中记者还发现,在民营资本大举进军的同时,公立和民营养老机构政策“双轨制”导致公立民营机构冷热不均,民营机构定位模糊、盈利困难、经营难以持续等问题制约着养老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多位从业者建议,在养老产业发展的过程中,政策上应“一视同仁”,同时通过购买养老服务的形式实现对产业的支持。另外,养老产业的培育需要周期,养老产业在不动产、偿付能力、税收等方面都需要得到更大的政策空间。而眼下,一家养老院的生命力更在于细微服务。“民办养老院做好服务很重要,只有把服务做好了,才能赢得口碑、赢得信赖,才可以立足,而这些都需要时间的沉淀。”

责任编辑:李耀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