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地方 > 广东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广州市检察院称仍在追捕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

昨日下午三点半,历时一年的凉茶拉锯战诸多关键环节首次解密。广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吴筱萍昨日还表示,至今陈鸿道仍未能够追捕归案,目前正在采取各种措施。昨日,广药方面还突然爆料称:“加多宝是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外资企业,是香港鸿道集团全资子公司,企业性质为外资。

商报记者 朱妍 李阳

  昨日下午三点半,历时一年的凉茶拉锯战诸多关键环节首次解密。在广州市新闻中心召开的王老吉凉茶媒体沟通会上,广药方面表示,“王老吉之争的所有根源,皆源于英资企业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的行贿畏罪潜逃。”会上,广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吴筱萍亦透露,目前对加多宝董事长陈鸿道的追捕仍在进行中。广州市国资委副主任陈雄桥也表示,王老吉属于国有资产,由广药拥有;广药集团是王老吉唯一合法传承实体,拥有和王老吉相关的所有权益。昨晚,广药方面也在发给商报记者的情况通报中做出说明。

  解密一:史上最廉价商标租赁?

  尽管分道扬镳,加多宝与广药的渊源却从未间断,波澜起伏的商战到底从何而起?昨日,全程参与“王老吉”商标案的广药集团副总经理倪依东向商报记者表示,始于1828年的王老吉主要分为广州和香港两脉,香港支脉于1890年后独立发展,“香港支脉和广州王老吉一百多年来无任何经营关系,而广州支脉便是广州王老吉药业的前身。”

  据悉,广药集团成立于1996年,广药王老吉同时纳入旗下,受集团统一管理。就在成立前一年,羊城药业(王老吉药业前身)与鸿道集团签约,将红罐、红瓶王老吉的生产经营权授予后者。商报记者从广药方面获悉,2000年,鸿道集团与广药再次签订协议,将商标使用期限延长至2010年。“在合同还有8年到期时,2002年至2003年,陈鸿道通过三次行贿300万元港币,又签订两份补充协议,将王老吉商标许可期限延长至2020年。”倪依东称。

  在广药看来,这是一份“史上最廉价商标租赁”。据倪透露,商标的使用费在2000年为400多万元,到2010年为491.4万元,到2020年为500多万元,“早在2010年,陈鸿道经营王老吉就达160多亿元。按照国际惯例,商标使用费以销售额的5%收取,而鸿道所付只占0.03%,低于国际惯例100余倍。”

  对此,昨日加多宝方面并未正面回应。但加多宝方面曾向商报记者表示:“1995年3月28日双方签订第一份商标许可合同后,加多宝自主设计了红底黄字的金属易拉罐包装。1996年,陈鸿道自行设计并最先使用红罐包装生产销售,此前市场上没有红罐销售。”

  解密二:为何迟迟无法和解?

  加多宝与广药这对凉茶冤家为何迟迟难以和解?对此,广药方面昨日表示无奈:“加多宝董事长潜逃无法对话,广药只能诉诸于法律。”

  据广药的说法,2010年5月双方所签的主合同到期,广药以电话、公函、律师函等方式多次与鸿道集团联系,对方皆以“董事长不在”为由不予理睬。“为协商解决商标授权问题,广药专门派出高管到其香港总部沟通,对方仍说"董事长不在"将广药拒之门外,导致王老吉商标纠纷无法进行对话。”

  商报记者了解到,2011年4月26日,广药曾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正式提出仲裁申请。广药方面向商报记者表示,在2012年3月14日仲裁委员会的协调现场,自己派出8名成员到场,但加多宝却单方面放弃。“在和解之路上,我们进行了多次努力,但都没成功。甚至去年在收回王老吉商标授权之后,仍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双方合作的意愿,但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响应。这与加多宝陈鸿道潜逃海外的缺位关系密切,正是陈鸿道一步步激化了王老吉之争。”倪依东向商报记者表示。

  “知道加多宝和竞争对手长期纷争的人可能都了解,制造莫须有的东西是竞争对手一贯的作风,对此以公司官方回应为准。”昨日,加多宝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对商报记者称。

  广州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吴筱萍昨日还表示,至今陈鸿道仍未能够追捕归案,目前正在采取各种措施。昨日,商报记者在广州市人民检察院2012年6月25日出示的《关于原广州集团总经理李益民涉嫌受贿及陈鸿道涉嫌行贿犯罪的情况说明》中查询得知,2004年6月25日,李益民主动自首,交代向陈鸿道收受300万元港币的行为,并被处于15年有期徒刑。但陈鸿道却下落不明,2005年10月2日,检察院对陈鸿道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但在随后的取保候审中陈鸿道弃保长期潜逃。“2008年12月15日,我院决定对该案中止侦查,现我院已恢复侦查,并依法追捕陈鸿道。”

  • 责任编辑:周萌萌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