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地方 > 北京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北京“井底人”王秀青现状:有了固定工作

王秀青的人生发生了改变:从井底人成为了学校后勤部的王师傅。

\

王秀青正在工作

\

春节将至,王秀青感觉踏实多了

\

王秀青曾经住在井下摄影/本报记者郝羿

  原标题:王秀青 借我钱的好心人去哪了

  开篇语 马年春节越走越近,京城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浓厚氛围中,又将翻开新的“首都篇章”。从今天起,本报推出“我的春节——新春走基层特别报道”,本报记者将走近“春运大军”,体验广大司乘人员“保平安、保畅通”的细致服务;将走近普通人的生活,勾画他们“过年”的喜庆和对来年的新期待;我们更要与那些劳动者在假期一同“上岗”,呈现他们默默奉献、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创造幸福的探索。

  导读:“以前还没人给我发过东西。”拿到了工资,参加了学校里的联欢会,收到了学校发的年货,2014年的第一个月,王秀青说:“有了稳定的工作,这个年可以踏实地过了。”

  2013年,王秀青成了人们嘴里热议的“井底人”:为了打工还债,生活在废弃井下的流浪者。然而,在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人士的帮助下,王秀青的人生发生了改变:从井底人成为了学校后勤部的王师傅。

  “以前,感觉那是一个人的世界,现在过的是一种集体生活。”王秀青不会忘记当年在井下靠6根蜡烛取暖的日子;但是现在的他所感受的是另一种温暖,能让他心里感到踏实的温暖。

  第一次拿到单位发的年货

  16日晚上8点半,刚刚参加完学校教职工新年晚会的王秀青和住在同寝室的董师傅缓缓走回二教108室,一边议论着晚会上的节目,一边时不时低头看看右手拎着的六必居礼盒。

  “晚会上让抽奖,我抽中了一盒泡菜啥的,准备带回去,以前还没有人给我发过东西。”说到这儿,王秀青露出憨厚的笑容,和他第一次拿到劳动合同时是一样的表情。此时,距离他正式告别井下生活、来到北京城市学院工作已有36天的时间。

  回到寝室,他将刚刚抽中的礼品放在床头柜上,旁边还有一盒大红门肉制品礼盒。“里面那盒是学校发的,听说学校还要发些蛋糕啥的,到时候过年就一块儿带回去。我就不买年货了,家里人都给准备的差不多了,从北京这儿带太多东西回去也不方便。”

  说起刚刚结束的职工晚会,王秀青说,“我也没有什么才能,就坐在底下当观众,我们后勤部门有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上台表演了一些节目。学校还准备了一些晚饭,我们就边吃边看。”被问起第一次参加新年晚会有什么感受,他说,“晚会上啥都有,唱歌的跳舞的挺热闹。以前,感觉那是一个人的世界,现在过的是一种集体生活。”

  害怕一个人待着

  期待一个踏实的春节

  王秀青总说他感谢那些默默给予他关怀的好心人。相比一个月之前的状态,现在的王秀青显得精神了不少,脸上写着的凝重也慢慢褪去,但井下蜗居的日子,依旧在他的生活里留下了一些抹不掉的印迹。“之前学校运来一批旧衣服,城市学院是中转站,我在里面挑了一件,虽然不新但挺工整的。”同寝室的董师傅说他也挑了一件,但是怕家里人嫌脏,就一直放在房间里,也没穿。

  除了这件免费淘来的“新”衣服,外壳松了的收音机、五块钱一包的黄果树牌香烟和井外拾得的三星手机也依旧陪伴在他的身边。收音机外壳容易掉,他用红色的皮筋仔细系上,“里面是好的,就是外壳松了。这两天寝室里的电视没有信号,无聊的时候还得靠它打发时间。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节目,哪个台清楚就听哪个。”

  他说,“学校里很多地方不能随便抽烟,以前一天就要抽掉一包,现在抽的少了,有时候两天抽完一包。不想走远的时候,我就在学校门口的书报亭买包七块五的红塔山,但那个不好抽,我还是习惯抽那种五块钱的黄果树。”

  他的手机 依旧还是那部在井外捡的“拼装货”。“手机壳和电池都掉在路边,我把它们拼在一起,没想到还能用,后来装了小孩子的手机卡,就一直用到现在。虽然它挺旧的,但家里人联系我很方便。”

  井下的王秀青每月靠着6根蜡烛寻找温暖,搬到寝室里的他说现在反而有点怕黑。“以前住在同寝室的刘师傅因为家里有急事请假回家了,晚上大楼里一个人都没有,空荡荡的有些可怕,所以后来董师傅就搬进来了,两个人有个伴儿好些。”

  “和以前相比,这个新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过得更加踏实一些。”王秀青说,他还没有想好新年要怎么过。“应该就和以前一样吧,一家人一块包点饺子,晚上聚在一块聊聊天。”

  • 责任编辑:晃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